Sunday, October 20, 2013

महाहत्थिपदोपमसुत्तं 大象跡喻經

這是我所聽見的:
有一次,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。
在那裏,舍利弗尊者對比丘說: “比丘賢友們。”
比丘回答舍利弗尊者: “賢友。”


舍利弗尊者說: “賢友們,就正如將所有眾生的腳印一起比較時,大象的腳印是最大的,能夠涵括其餘所有腳印。同樣地,如果將所有善法一起比較時,四聖諦能夠涵括其餘所有善法。這四聖諦是什麼呢?苦聖諦、苦集聖諦、苦滅聖諦、苦滅道跡聖諦。

“賢友們,什麼是苦聖諦呢?生是苦的,老是苦的,死是苦的,憂、悲、苦、惱、哀是苦的,求不得是苦的;簡略來說,五取蘊是苦的。

“賢友們,什麼是五取蘊呢?這就是色取蘊、受取蘊、想取蘊、行取蘊、識取蘊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色取蘊呢?四大和由四大衍生出來的色身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四大呢?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風界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地界呢?有內地界,有外地界。

“賢友們,什麼是內地界呢?眾生所執取的,內在堅性的組成物,如頭髮、毛、指甲、牙齒、皮膚、肌肉、腱、骨、骨髓、腎、心、肝、右肺、脾、左肺、大腸、小腸、胃、糞便等任何內在堅性的組成物,都稱為內地界。

“無論內地界或外地界,都應以正慧如實視之為沒有 ‘我擁有地界’ 、 ‘我是地界’ 、 ‘地界是一個實我’ 這回事。當以正慧如實來觀察地界之後,便會對地界厭離,內心對地界無欲。
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當外水界洶湧澎湃的時候,這個外地界將會毀滅。“
賢友們,即使外地界持續這麼久,可知它也是無常的,可知它也是有盡法、衰敗法、變壞法,更遑論這個短暫的身體,這個人們所渴愛和執取的身體了。所以,沒有 ‘我就是地界’ 、 ‘我擁有地界’ 、 ‘我在地界之中’ 這回事。

“一個有這種正慧的比丘,如果遭別人責罵、斥罵、辱罵、語言攻擊時,他知道: ‘自己從耳觸之中生起了苦受。這種苦受是依緣而生起的,沒有緣是不會生起這苦受的。以什麼為緣呢?以觸為緣。’ 他明白觸是無常的,明白受是無常的,明白想是無常的,明白行是無常的,明白識是無常的。他只是安住在這些界之中,內心欣然、平靜、安穩。

“如果遭別人用手、用棒、用杖或用刀來惡意襲擊,他知道: ‘身體的客觀事實,就是有可能遇到別人用手、用棒、用杖或用刀來襲擊的。’ 他心想: ‘世尊曾說過一個鋸喻的教導,倘若一個人被盜賊用鋸逐一割截肢體,因此而生起瞋恚心的話,他就是一個不依世尊教導而行的人。我要作出精進,不懈怠;專一 心念,沒有忘失;身體猗息下來,沒有倉卒;內心平伏下來,安住一境。現在這個身體遇到別人用手、用棒、用杖或用刀來襲擊了,就讓我來修習佛陀的教導吧。’
“賢友們,如果一位比丘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的話,他會因此而感到羞愧,心想: ‘我沒有得著,我沒有得益;我得到壞處,我得不到好處。我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。’

“賢友們,就像媳婦看見家翁時會感到羞愧那樣。同樣地,如果一位比丘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的話,他會因此 而感到羞愧,心想: ‘我沒有得著,我沒有得益;我得到壞處,我得不到好處。我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。’

“賢友們,如果一位比丘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而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的話,他會因此而感到高興。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水界呢?有內水界,有外水界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內水界呢?眾生所執取的,內在濕性的組成物,如膽汁、痰、膿、血、汗、膏、眼淚、脂肪、口水、鼻涕、黏液、尿等任何內在濕性的組成物,都稱為內水界。

“無論內水界或外水界,都應以正慧如實視之為沒有 ‘我擁有水界’ 、 ‘我是水界’ 、 ‘水界是一個實我’ 這回事。當以正慧如實來

觀察水界之後,便會對水界厭離,內心對水界無欲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當外水界洶湧澎湃的時候,沖毀村落,沖毀市鎮,沖毀都城,沖毀地區,沖毀國家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海水的深度減退了一百由旬,減退了二百由旬,減退了三百由旬,減退了四百由旬,減退了五百由旬,減退了六百由旬,減退了七百由旬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海水只剩下七棵棕櫚樹的深度,只剩下六棵棕櫚樹的深度,只剩下五棵棕櫚樹的深度,只剩下四棵棕櫚樹的深度,只剩下三棵棕櫚樹的深度,只剩下兩棵棕櫚樹的深度,只剩下一棵棕櫚樹的深度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海水只剩下七個人的深度,只剩下六個人的深度,只剩下五個人的深度,只剩下四個人的深度,只剩下三個人的深度,只剩下兩個人的深度,只剩下一個人的深度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海水只剩下半個人的深度,只剩下及腰的深度,只剩下及膝的深度,只剩下及腳踝的深度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海水只剩下不及指節的深度。
“賢友們,即使外水界持續這麼久……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
“賢友們,什麼是火界呢?有內火界,有外火界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內火界呢?眾生所執取的,內在暖性的組成物,如體溫、體熱、飲食後的消化功能等任何內在暖性的組成物,都稱為內火界。
“無論內火界或外火界,都應以正慧如實視之為沒有 ‘我擁有火界’ 、 ‘我是火界’ 、 ‘火界是一個實我’ 這回事。當以正慧如實來觀察火界之後,便會對火界厭離,內心對火界無欲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當外火界洶湧澎湃的時候,燒毀村落、市鎮、都城、地區、國家,燒到林木邊、路邊、石邊、水邊或空地,燒到無可再燒才息滅下來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人們甚至要用雞毛或皮革來取火1。
“賢友們,即使外火界持續這麼久……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風界呢?有內風界,有外風界。
“賢友們,什麼是內風界呢?眾生所執取的,內在動性的組成物,如向上出的氣體、向下出的氣體、腹中的氣體、體腔中的氣體、肢體中的氣體、呼吸等任何內在動性的組成物,都稱為內風界。
“無論內風界或外風界,都應以正慧如實視之為沒有 ‘我擁有風界’ 、 ‘我是風界’ 、 ‘風界是一個實我’ 這回事。當以正慧如實來觀察風界之後,便會對風界厭離,內心對風界無欲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當外風界洶湧澎湃的時候,吹毀村落、市鎮、都城、地區、國家。
“賢友們,將有一天,在夏季最後的一個月裏2,即使人們想用扇子或風箱來吹風,但連樹葉也吹不動。
“賢友們,即使外風界持續這麼久,可知它也是無常的,可知它也是有盡法、衰敗法、變壞法,更遑論這個短暫的身體,這個人們所渴愛和執取的身體了。所以,沒有 ‘我就是風界’ 、 ‘我擁有風界’ 、 ‘我在風界之中’ 這回事。
“一個有這種正慧的比丘,如果遭別人責罵、斥罵、辱罵、語言攻擊時,他知道: ‘自己從耳觸之中生起了苦受。這種苦受是依緣而生起的,沒有緣是不會生起這苦受的。以什麼為緣呢?以觸為緣。’ 他明白觸是無常的,明白受是無常的,明白想是無常的,明白行是無常的,明白識是無常的。他只是安住在這些界之中,內心欣然、平靜、安穩。
“如果遭別人用手、用棒、用杖或用刀來惡意襲擊,他知道: ‘身體的客觀事實,就是有可能遇到別人用手、用棒、用杖或用刀來襲擊的。’ 他心想: ‘世尊曾說過一個鋸喻的教導,說如果一個人被盜賊用鋸逐一割截肢體,因此而生起瞋恚心的話,他就是一個不依世尊教導而行的人。我要作出精進,不懈怠;專一 心念,沒有忘失;身體猗息下來,沒有倉卒;內心平伏下來,安住一境。現在這個身體遇到別人用手、用棒、用杖或用刀來襲擊了,就讓我來修習佛陀的教導吧。’

“賢友們,如果一位比丘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的話,他會因此而感到羞愧,心想: ‘我沒有得著,我沒有得益;我得到壞處,我得不到好處。我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。’
“賢友們,就像媳婦看見家翁時會感到羞愧那樣。同樣地,如果一位比丘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的話,他會因此 而感到羞愧,心想: ‘我沒有得著,我沒有得益;我得到壞處,我得不到好處。我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但都不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。’
“賢友們,如果一位比丘有這樣的佛隨念、法隨念、僧隨念,而能建立起有善法為基礎的捨心的話,他會因此而感到高興。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“賢友們,就正如在一個空間內,以木材為緣、以繩索為緣、以樹葉為緣、以泥土為緣而聚合成一間房屋。同樣地,在一個空間內,以骨骼為緣、以筋腱為緣、以肌肉為緣、以皮膚為緣而聚合成一個色身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眼功能正常,但是沒有遇上外色,對這方面不專意的話,這方面的識是不會出現的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眼功能正常,遇上外色,但是對這方面不專意的話,這方面的識是不會出現的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眼功能正常,遇上外色,對這方面專意的話,是會有這方面的識出現的。
“賢友們,色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,受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,想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,行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 的,識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。一個人明白這個道理的話,他知道:五取蘊是聚合物、聚集物、結合物。這是佛陀所說的: ‘一個看見緣起的人,就是一個看見法的人;一個看見法的人,就是一個看見緣起的人。’
“五取蘊是依緣而起的。對五取蘊有貪著、嚮往、堅執,以此為棲所的話,這就是苦的集起。清除對五取蘊的貪欲,捨棄對五取蘊的貪欲,這就是苦的息滅。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耳功能正常……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鼻功能正常……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舌功能正常……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身功能正常……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意功能正常,但是沒有遇上外法,對這方面不專意的話,這方面的識是不會出現的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意功能正常,遇上外法,但是對這方面不專意的話,這方面的識是不會出現的。
“賢友們,如果內在的意功能正常,遇上外法,對這方面專意的話,是會有這方面的識出現的。
“賢友們,色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,受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,想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,行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 的,識取蘊就是這樣以各種緣聚合而成的。一個人明白這個道理的話,他知道:五取蘊是聚合物、聚集物、結合物。這是佛陀所說的: ‘一個看見緣起的人,就是一個看見法的人;一個看見法的人,就是一個看見緣起的人。’
“五取蘊是依緣而起的。對五取蘊有貪著、嚮往、堅執,以此為棲所的話,這就是苦的集起。清除對五取蘊的貪欲,捨棄對五取蘊的貪欲,這就是苦的息滅。一位比丘應常常修習,使自己達到這個程度。”
舍利弗尊者說了以上的話後,比丘對舍利弗尊者的說話心感高興,滿懷歡喜。
大象跡喻經完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1 古人用相擊燧石的方法來取火,
而相擊雞毛或皮革是沒有可能取得到火的。
經中 “人們甚至要用雞毛或皮革來取火” 是
慣用語的表達方式,
意指人們用盡各種方法來取火但也不能成功。
2 在印度當時,
夏季最後的一個月是最炎熱的日子,
所以人們千方百計想扇風乘涼。

來源:
中部 - 蕭式球譯



Tipitaka Source 【經源】
तिपिटक - सुत्तपिटक - मज्झिमनिकाय - मूलपण्णासपाळि - ओपम्मवग्गो – महाहत्थिपदोपमसुत्तं
Tipiṭaka - suttapiṭaka - majjhimanikāya - mūlapaṇṇāsapāḷi - ōpammavaggō - mahāhat'thipadōpamasuttaṁ
三藏經 – 藏經 – 中尼迦耶 – 根本五十經編 – 譬喻法品 – 大象跡喻經
大藏经 – 藏经 – 中部經 – 根本五十经集 – 譬喻法品 – 大象迹喻经


Pali script 【巴利文】 please click here.
Bahasa Indonesia 【印尼文】 silakan klik disini.
English 【英文】please click her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