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December 19, 2012

奉献功德

佛教經文中把布施贊為高尚美德,實際上它是走向解脫的第一步。佛陀對那些初次聞法者分步說法,是以講解布施這個美德開始的。三種基本福德之中,以布施為 首,另兩種為持戒與禪定。在佛陀的十大至高成就(十波羅密)之中,布施也居於首位。因此,在通往解脫、成就阿拉漢與佛陀之路上,首先應當修習布施。

布施的作用︰布施在佛教心靈淨化過程中占有首要地位,因為它是對付貪欲的最佳武器。而貪欲,在貪、嗔、痴這三大不良根本動機中居於首位。利己與自私 包裹著貪欲,因為我們把名譽、地位、身份、財產等,都當成是“我”和“我的”。而布施作為治療自私與貪欲之病的良藥,有助於化解利己主義。《相應部.諸天 相應》裡告誡說︰“為了克服貪欲的雜染,應該修持布施。”《小部.法句經》中,也提醒我們以慷慨克服慳吝。




以一個人的 貪欲與自私程度,修持相應程度的布施美德卻不容易。因此《諸天相應》中把施舍等同於交戰。他必須與貪婪的惡勢力爭斗,才能下決心把自己珍愛、有用的東西贈 給他人。《中部.鵪喻經》中藉比喻說明,缺乏靈性力量者放棄自己熟悉之物是何等困難。小鵪鶉身陷松弛腐爛的爬藤中也會死去,盡管松弛腐爛的爬藤是小鳥的束 縛,對強壯的大象來說,鐵鏈也不算大枷鎖。

同樣的,一位個性軟弱的潦倒貧者,會難於舍棄僅有的一點物品,而個性堅強的君 王,一旦確信貪欲的危險,甚至可以放棄整個王國。慳吝並非是布施的唯一障礙,失慎、對業力與輪回的無知也同樣是原因。假如一個人了解布施的道德善益,他會 警覺地抓住各種機會修持這個大善利益。佛陀曾言,世人若知自己布施的價值,每餐飯都不會不與他人共享《自說經p,18》。

施者的素養︰經文中用了若干名詞形容施者的素養。他是個有信者,相信有德人生的尊貴、相信業與輪回。他相信人在道德與靈性上達到圓滿的可能性。簡言之, 他不是一位物質主義者,他對佛、法、僧有信心。他不僅僅是施者,而且是個尊貴的施者。在經疏中對“尊貴的施者”這個概念,解釋如下︰“樂於甘美之物,卻把 不美之物贈予他人,他是布施之禮的奴隸。把自己同樣喜愛之物贈予他人,他是布施之禮的友人。自己安於所有,卻把甘美之物贈予他人,他是尊貴的施者,是布施 之禮的長老與主人。”

經文中還形容施者是對困難者敞開大門者。他對隱者、婆羅門、潦倒者、旅人、游方者、乞食者,有如 一座甘泉。這樣的人是在行福德,他慷慨大度、愿意與他人分享福報,他是了解窮困者難處的慈善者。他慷慨大方、有求必應,他是值得相求的人、他樂於布施窮 人、他有布施之心。經文中以這些專有名詞,來形容心地慷慨者的素質。

《增支部》提到︰
一位尊貴的施者,在布施前、布施 時、布施後常有喜悅。布施前,他喜悅地期待著行使贈予的機會。在布施時,為提供他人之需而喜悅。布施後,他滿足於行了一件善事。經文中把布施列為君子的重 要素養,佛陀稱正當致富者把財富布施給窮人為有雙目者,只掙財富不行福德者為獨目者。《小部.經集》裡說,富者對財富獨享不散施,被稱為是自掘墳墓。




布施之物︰幾乎任何有用的物品,俱可為布施之禮。在《小部.義釋經》中,列出了十四項適於行善的布施物品。它們是︰僧袍、缽食、住所、醫藥、食物、飲料、 布料、車輛、花環、香料、軟膏、床鋪、房屋與燈具。修習布施不需有大量財富,因為那是各予所有。《相應部》和《法句經》都提到,從自己卑微所得中行布施, 被認為是極有價值的。一個人勉強糊口,盡己所能照顧家庭,但堅持正命,而且特地從有限之得中行布施,他的慷慨等價於一千次祭獻。佛陀曾盛贊以正當途徑的財 富作供養。他說,一個居家人這樣做,會從此幸運。在《經集》的《馬訶經》中,馬訶說自己把正當途徑獲得的財富大量散給窮人,得到佛陀的高度贊揚。

即使布施少量的物品,只要滿懷信心,也可以從此得到喜樂。在《小部.天宮事》中就有許多例子。根據其中的《阿迦瑪施主天宮事》,帶著崇敬之心,對一 位傑出的阿拉漢供養一小塊米糕,得到的福報會是重生於天界的豪廈。在《中部.施分別經》中說,一件供養物的純淨,有賴於施者有德,有賴於受者有德,有賴於 施受者雙方有德,如果雙方都不虔誠,那么禮物就不純淨,所獲的福德也不大。傳播佛法(法布施),則是超過了一切其它形式的布施《法句經354》。

《相應部》經文中提到五種禮物,自古以來受心地尊貴者的高度景仰。它們的價值在過去、現在、未來皆不容置疑,有智慧的隱者與婆羅門對它們有著最高的 敬意。這個五種禮物的布施,指的是對五戒一絲不苟的持守。因為這樣做,他會給一切眾生帶來無畏、慈愛、善意。如果一個人能以自己的行為,給別人及一切眾生 帶來安全感與自由感,那是他能做的最高形式的布施。

受施者︰經文中也描述了布施應該贈與的對象。對於客人、旅人、和病人 而言,我們應施以好客與關懷。在飢荒時期,對困難者應慷慨相助。對有戒德者,應供以新鮮的水果、頭期收獲的糧食。經文中有一個反複出現的詞組,指特別需要 公眾慷慨布施的對象。他們分別是︰沙門隱者、婆羅門、潦倒者、旅人、游方者、乞食者。隱者與婆羅門是宗教人士,不得工錢。他們為居家人提供靈性(即精神 上)的指導,因此應當布施與護持他們。窮人需要幫助,富者藉助窮人,獲得精神上的財富。在交通設施匱乏的時代,公眾應當出面對旅人多加關照。佛教認為對上 述幾類人給予幫助,是道義上的責任。

在《增支部》中,佛陀曾經以祭獻儀式用詞,描述必須以細心與敬意照應三種聖火,它 們是ahuneyyaggi、gahapataggi、dakkhineyyaggi。佛陀解釋說,ahuneyyaggi的意思是雙親,應當尊敬與照顧 他們。 Gahapataggi的意思是妻兒、員工與仰賴為生者。 Dakkineyyaggi則代表宗教人士,或者已走上滅除負面心理素質的修道者,或者是已証得阿拉漢果的聖者。這些人都應當如照顧聖火一般予以盡心照 應。

根據《小部.吉祥經》,一位居家者款待親戚,是大吉大利的善行之一。《相應部》提到,拘薩羅國國王有一次問佛陀,布 施應該給送給誰?佛陀答,布施應給予,施者給了之後心有喜樂的人。接著國王再問︰施舍應給予誰,才能獲得大果報?佛陀把兩者看成不同的問題,答道︰布施給 有德者得大果報。他又進一步闡明,供養那些滅除五蓋,具備了戒、定、慧、解脫與解脫知見的有德隱者,最有果報。

在《相 應部》中,天神之王帝釋,也向佛陀請教同樣的問題︰禮物贈給誰,會帶來最大果報?佛陀答,贈予僧伽的禮物會得到最大的果報。在這裡佛陀專門指明,他所說的 僧伽,意為由正直、尊貴的聖者所組成的僧團,他們已經進入聖道、証得聖果、具備了戒德、定力與智慧。要重點注意的是,在比庫律裡,僧伽意味著人數足夠、可 行種種宗教活動的僧團。但在這篇經文中,僧伽意味著四雙八輩的聖者僧團,也就是入流、一還、不來、阿拉漢這四道四果者。